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地方联播 > 不愿下“赌桌”的P2P “硬撑”是常态湖南台小年夜春晚

不愿下“赌桌”的P2P “硬撑”是常态湖南台小年夜春晚

2018-12-14 11:13

节点将至,在经历了2013年-2014年井喷式发展、2015年的行业洗牌、2018年6月的“暴雷潮”后,网贷行业现状如何?明年是否会迎来“退出潮”?

根据监管要求,平台必须合规才能通过备案,监管机构在推动备案检查的另一方面,也在积极引导平台良性退出。

但据了解,有一些运营困难的平台,并不愿意接受退出这个结局。有的通过直播喊话安抚投资人,有的甩卖逾期债权、以物抵债、寻找信托,甚至变卖资产寻求更多资金“硬撑”。

多位专家对2019年P2P平台大规模的合规备案表示不乐观。他们认为,一些运营困难的中小平台应该选择在还有相当资金存量时退出,既能最大程度保护投资人权益,也能让监管部门在判定平台是否有违规行为时,为自己争取更多空间。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表示,行业有序退出后,通过备案的平台合规程度更高,信披更全面。长远来看,行业整体规范程度会有较大幅度提升。

尚有“余粮”的平台,有机会不作有罪处理

7月起,从中国互金协会到北京、上海等多地方互金协会都对于网贷行业良性退出出台了自律组织的标准和建议。

多家媒体报道称,今年7月,北京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下发《北京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退出指引(草案)》,分为7章共30条。

“指引”对网贷机构退出工作的时间点做了明确的要求,例如,网贷机构应当在退出工作组组建后十日内通知出借人,并在机构官网、协会官网及其他渠道发布公告;网贷机构最迟应在启动退出工作后三十日内完成业务清偿和退出方案的编制。

?北京一家网贷平台负责人向记者确认已经收到上述“指引”。但他同时表示,因为平台存在一些不合法、不合规的行为,他担心“想退、能退,而不敢退”。

这并不是他一人的顾虑,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教授武长海表示,当时大多数平台都存在自融、资金池的问题。

那么,申请良性退出,监管机构介入后平台岂不是自报问题,反倒成了取证过程?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表示,新刑事诉讼法确认“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原则,在签署具结书后,有些轻微的犯罪行为,社会危害性不大的,可以不按照犯罪处理。

也就是说,对于涉嫌自融、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平台,如果处置得当,归还到位,没造成较大社会危害性,P2P平台的实控人和全体高管有机会不按照犯罪处理,或从轻、减轻处理。

这段话也被一位检察官证实,他透露:“有的P2P案件到了法院,虽然平台尚存一些问题,但性质仍然往合法、合规方向努力,我们不把他作为犯罪处理,对创新行为的打击和保护要进行很好的权衡”。

实际上,最终警方决定对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可溯金融不予立案,就是很好的例子。这也是警方首次对P2P网贷案件作出不予立案决定。

此前,多数P2P平台均以违反刑法176条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处理,而在可溯金融的警方通报中,可以发现公安机关据以“不立案决定”的要点至少包括:未发现公司有设立资金池产生资金沉淀、大额资金非常规进入个人账户情况。

“有多少家平台通过备案还不确定,但能肯定的是,监管机构在引导机构良性退出,对于一些行为是否做犯罪处理,也会进行权衡”,一位接近监管层人士对记者透露。

这名人士表示,在业务认定和资金流向上,警方未将该公司相对单纯的点对点P2P业务定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也是给行业留出一定生存空间。

“但是,平台退出的时间节点很重要”,肖飒分析,要选择“有余粮”时退出,资金量和业务水准较好的平台,全身而退的可能性更大。她呼吁,目前尚存一定资金的平台可主动考虑良性退出的方案。

内忧外患,不愿下“赌桌”的实控人

和少数选择主动退出的平台相比,“硬撑”是多数P2P平台实控人的常态。

于百程分析称,有的平台是资金太少,逃废债过多,退也无资金可退;也有更多的实控人看政策松动,只要有一线希望通过备案,就还想再赌一把。

赌的方式也多种多样。

网贷主控人上阵直播承诺绝不跑路是业内颇为流行的事。

今年6月,知名的车贷P2P平台图腾贷由于部分标的展期无法如期兑付本金,引发一些投资人慌乱,图腾贷董事长罗润超在6月底接连两天出现在花椒直播上,解释图腾贷展期原因,更不会退出P2P。

(图腾贷董事长罗润超直播承诺不跑路)

两个月后,熊猫金控实际控制人赵伟平也选择直播,承认公司旗下P2P平台熊猫金库及银湖网出现了挤兑以及逾期问题,公司已经用四、五个亿解决坏账问题,预计会在两年内完成兑付。

为了让平台能再多坚持一段时间,还有一些实控人选择用自己的资产抵债。

除了债务催收、甩卖逾期债权、以物抵债、寻找信托等方式,“我卖了茶园、卖了房子、卖了名酒,如果还是没有好转,我打算卖自己手中跟P2P无关的公司,千方百计地找钱筹资”,一位展期平台的实控人李某对记者表示。

与实控人的“硬撑”相对,“离开”是不少网贷工作人员的选择。

于百程观察到,从今年7月中开始,网贷平台的很多业务员无事可做,放不出一笔贷款,这种情况在网贷行业尤甚,这不得不让不少员工认为前途不明,相应地,很多年轻人在这个节点也不会考虑进入P2P行业。

人员流失加剧了追回外部资金的难度,使得平台资金回流更加困难。一位已被立案侦查的平台的工作人员证实,负责追回“老赖”欠款的人手不够,他们现在加大了第三方追债公司的投入。

钱追不回来的同时,于百程也透露,由于高风险,银行、信托机构也不愿意出资给中小型的平台,所以对一些资质不足的平台来说,待在“赌桌”上时间越长,手中的牌就越少。

建议三类平台准备良性退出方案

2018年8月中旬,全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办下发了《关于开展P2P网络借贷机构合规检查工作的通知》,并同时下发108条《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合规检查问题清单》。监管部门将合规检查总体分成三个步骤:平台自查、协会检查、行政核查。

据相关数据统计,截至11月7日,已经提交自查报告的平台有515家,占排查的正常运营的1136家P2P平台的45.3%。

有业内分析人士透露,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还需要1-2年的时间,届时业内存留的网贷机构将不会超过400家,换句话说,至少目前三分之二的平台将会被淘汰。

从目前形势看,过半甚至更高比例的网贷平台不会走上最终的“备案”之列,野村证券驻香港分析师唐胜波曾表示,该行业正走向大规模整合。他预计,中国剩余P2P平台中至少有80%最终将关闭。

据行业第三方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近20家平台宣布清盘良性退出,包括易投资、华夏万家金服、聚爱财、沃顿金服等。这其中,新财富空间、车好贷等平台宣布清盘却失信于投资者,无法如约事先兑付。

北京互金协会提出对于未按照方案退出,造成不良影响的网贷机构,协会将按照分类处置的要求报送相关部门进行处理,构成犯罪的,报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多位专家提醒,三类平台需要准备良性退出方案,分别是拥有线下贷款业务的平台、小型平台及赴海外上市未成功的平台。

于百程提到,目前很多P2P平台都出身于小贷公司等民间金融行业,但只是将业务进行了简单地线上转化,这些互金平台中很多还保留着线下业务,而线上业务很有可能会被线下业务影响。

同时,在清退存量平台的标准上,此前市场传出“北京将清退待收规模5000万元内的小平台,杭州、上海等地将以1亿为红线清退小平台”的说法,引发争议。

肖飒分析,全国范围内,平台备案不会唯“规模论”,还是更看重合规性和发展前景,但也会考虑出借人群体的大小。按照以往的办案经验,多数小型平台还是将被市场出清,也是良性退出的主要对象。